名师分享|对话赵汀阳:哲学的工具箱里有什么?

2021-12-28 09:50
4

对话赵汀阳:哲学的工具箱里有什么?


维特根斯坦说:“工具箱里有钳子、扳手、钉子、尺子、螺丝等等。哲学工具箱就是哲学方法的箱子,什么都有,可以挑着用。”


讲座中,赵汀阳先生用诙谐的语言为我们讲述了方法的重要性,并分别介绍了构造命题、发现重要问题或事物、研究命题意义和分析事物动态线索等四大类哲学方法。他重点介绍了分类、意向、概念、观念和理论等名词的深层内涵。


讲座结束后,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校友会秘书处有幸对赵汀阳教授进行简单采访。


Q1:赵老师,刚才您在讲座中用了很多数学知识来解释哲学观点。您的文章也非常关注人工智能对人类发展的影响。我是学历史的,也发现西方史学有用科学解释历史的现象,像美国的贾雷德·戴蒙德等。老师,您对人文和科学的关系在将来的发展变化是怎么看待的?


赵汀阳:


我觉得科学和人文之间相互配合的关系会越来越明显。事实上,人文学科的发展远远落后于科技。就拿哲学举例,我们现在的哲学水平其实还处在前爱因斯坦时代,没有推进,明显落后于科技的发展。爱因斯坦以来的相对论、量子力学、博弈论等科学理论蕴含着许多重要问题,但哲学没有去做。而落后的原因很复杂,我觉得其中一个原因是人文学科的学生知识结构有些单一,没有充分学习和理解前沿的科学知识。这其实也和双方关注点不同有关。人文学者毕竟不是为了和科学家打架的。但我觉得日后科学和人文的结合会越来越密切。


Q2:老师,我们也关注到了您学术体系中多次提及的“天下体系”的观点。最近您也和国外学者威廉姆斯、弗斯特等人展开关于这一问题的辩论。那么老师您提出“天下体系”的目的和设想是什么?


赵汀阳:


说实话,针对这个观点的误解比较多。“天下体系”并不是为了应对西方的话语体系。人类永远都在想象未来的世界。这个设想一直都是西方人在做,包括“共产主义”也是西方人提出的,但是西方人对于未来的想象力到了二战后突然消失了,现在没有任何新的设想。于是我就在正常工作之中想到了这么一个观点。它现在比较显眼,是因为当下对未来世界的政治设想只有我的这一个,其他都是过去的。而我认为咱们现在更应该研究:为什么二战后西方人的想象力会衰退?


Q3:我们也了解到李泽厚先生是您的恩师,所以我们想了解一下您和李泽厚先生之间有没有哪件事最令您印象深刻?


赵汀阳:和李泽厚先生在一起有趣的事太多了,很难说哪一件事印象最深刻。比如李泽厚先生当时给我们的考题就很有趣,考题是倒扣分的。每道题只能写五百字,多一字扣一分,所以一不小心,你的分就扣完了。后来我问过他的理由,他说:“这么小的一个考试,你五百字都写不清楚,可见你脑子是有多么糊涂。”


Q4:老师,您作为学长、老师,能不能对社科大的学生说几句话?


赵汀阳:就是毛主席说的吧,“世界是你们的”。另外,还有我说的那句话“facio ergo sum 我行故我在”。


赵汀阳 | 一级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哲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长城学者,学部委员;国务院特贴专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


文章转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校友会办公室

莱恩国际教育
国内首个以正规学历学位教育以辐射至企业专业培训的教育机构,涉及金融、能源、数字化创新、领导力、工业改革、管理学等专业。
客服咨询:
(0755) 8670 5759
热线电话:
18128845759
联系邮箱:
1810046676@qq.com
联系地址: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中心五路星河发展中心7楼
在线客服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在线客服微信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在线客服微信二维码
抖音号